等了3年的續集,就給我看這?

Erma馮

《愛寵大機密2》6月7日便已在北美地區大規模上映,首周末票房卻僅有4711萬美元,甚至不及2016年第一部《愛寵大機密》首周末票房的一半,在“爛番茄”網站上的好評率也僅有可憐巴巴的55%,還不到及格線。延遲將近一個月在中國這個北美以外的最大票倉上映(上一部在中國的票房成績為3.88億元人民幣),也並沒能給這部續集電影挽回多少顏面:影片首日(7月5日)的排片率為14.2%,票房則不到2000萬元。一味“賣萌”的照明娛樂公司(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),曾經靠不走心“賣萌”就能賺得缽滿盆滿的好時光,終究還是要一去不複返了。

《愛寵大機密2》海報

與前作相比,《愛寵大機密2》“段子電影”的屬性更加明顯,編劇也更加不走心和不思進取。前作尚有清晰的敘事主線貫穿全片,《愛寵大機密2》則已經退步到連用一個完整的獨立故事撐足86分鐘(是的,影片包括片頭片尾,連字幕時間算上,也僅有86分鐘!)都做不到的程度。影片居然發展出了三條基本平行、除了在臨近結尾處的十分鐘強行匯攏就再無交集的故事線:狗狗麥克與杜老大的農場生活是第一條敘事線、狗狗啾啾扮裝貓咪尋回玩具“小蜜蜂”是第二條故事線、兔子小白與狗狗黛西(續集新角色)從馬戲團救出小老虎(續集新角色)是第三條故事線。

中國古代章回小說慣用“花開兩朵,各表一枝”的敘事手法。《愛寵大機密2》花開三朵,可是朵朵無聊。如果拆分成三集泡麵番風格的動畫短片,至少還可以做到每一集在形式上的首尾完整。強行將單薄的三線敘事雜糅成一部電影,又不肯如法國高分動畫電影《大壞狐狸的故事》般老老實實地分章節,交錯剪輯的結果,是故事更加支零破碎,也給低齡兒童觀眾造成理解上的障礙。

《愛寵大機密2》劇照

和前作一樣,《愛寵大機密2》繼續暴露出製作方在對待市場閱聽人上的首鼠兩端和騎牆主義:既想最大限度地哄騙低齡觀眾入場,又捨不得失去作為更大票倉的青少年市場和成人市場。《愛寵大機密》裡有吐信子的毒蛇和張開血盆大口的鱷魚營造驚悚氣氛,以迎合膽大的觀眾;《愛寵大機密2》裡則有可以成為密集恐懼症患者噩夢的群貓公寓,以及惡狼環伺的馬戲團提供刺激感。但是久經百戰的觀眾見多識廣,早就熟諳照明娛樂一驚一乍的這套把戲,已經沒那麽容易被打發。影片自作聰明的添加“佐料”,只會進一步做實劇情上的“小兒科”與“過家家”。

《愛寵大機密2》劇照

《愛寵大機密2》劇照

在等待“真獅版”《獅子王》上映的這段日子裡,《愛寵大機密2》勉強可以算是填補檔期空缺的差強人意的選擇。倒是影片裡開場不久所選用的兩首插曲,可以給對歐美音樂感興趣的觀眾科普科普:影片開場中央公園的遛狗戲裡,選用的《Empire State of Mind》,發行於2009年,由說唱歌手Jay-Z(他也是天后級歌手Beyonce的老公)和女歌手艾麗西亞·凱斯合作演唱,是該年度Billboard五周冠軍單曲,有紐約市市歌之譽;麥克與杜老大隨主人一家前往鄉下農場,配樂是《Me and Julio Down by the Schoolyard》,由Paul Simon創作並演唱於1972年。Paul Simon與Art Garfunkel作為上個世紀六十年代最佳二重唱組合,包辦了電影《畢業生》的原聲碟製作,其中更有《斯卡布羅集市》與《寂靜之聲》兩首經典傳世之作。沒想到《愛寵大機密2》講故事的能力不敢恭維,音樂品味倒還不俗。

內心OS:等了三年的續集,就給我看這?

本期編輯 邢潭

更多文章

“一條大河波浪寬”,原來出自這部電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