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位五尊閻羅,下輩子我要做你的暗樁

你被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刷屏了嗎?

大唐天氣、電影質感、細節滿分、節奏緊湊......這兩天,芭姐在微博、朋友圈見證了無數劇迷的瘋狂安利,大家津津樂道著燒腦的劇情,沉浸在拯救長安城的故事中無法自拔。

萬萬沒想到,在大家沉迷於細節考證和宛如清風明月的李必時,另一位男主角張小敬卻因為吃貨范上了熱搜!

一大碗水盆羊肉下肚,看微表情就知道超滿足:

大口大口地嘬火晶柿子,毫不斯文,但看起來莫名很爽:

順便帶火了“火晶柿子”牌唇釉......

芭姐比較偏好劍眉星目的俊朗少年、白衣勝雪的謙謙君子,但也忍不住被這種不拘小節、豪爽恣意的氣場感染了!想去買同款美食!

但張小敬才不僅僅是個吃貨,這部劇越看下去,就越會get到他的迷人之處:鐵骨錚錚、俠義心腸、粗中有細、心懷百姓......

其實,早在四個月前,這部劇還捂得嚴嚴實實的時候,芭姐就已經在主題大片裡悄咪咪地預言了這次角色的獨特魅力:

空曠神秘的古城裡,一身膽氣的武將打馬而來,與窗邊的凝神諦思的忍者對望。

雲霧蒙蒙的深山中,孤身一人的俠客駐足凝思,置身迷霧而不恐懼退卻,堅定沉穩讓人相信下一秒即可撥雲見日。

孤獨與不羈碰撞、勇氣與情義交織,光影和色彩的藝術,將英雄人物帶到我們面前。

“之前演的那些,要不土匪,要不痞,要不出軌......我特別希望能有一個雄性內斂的角色。”

《黃金大劫案》裡痞氣十足的“小東北”也好,《和平飯店》裡的“文藝土匪”王大頂也好,《我的前半生》裡渣而憨慫的陳俊生也好,豐富了他演藝經歷的同時,也讓雷佳音更加真誠熱忱地盼望一個純粹的“硬漢”角色。

萬幸,他和我們等來了張小敬。

張小敬的十二時辰

《長安十二時辰》講述的是長安死囚張小敬與大唐靖安司主腦李必攜手,在十二個時辰之內保衛長安的故事。

李必,古代版“別人家孩子”,少年成名、心思縝密,年紀輕輕就為當朝太子倚重。更難得的是,他無心權欲、寄情山水,為了友情才入世為官。

哇,好一個神仙小哥哥。

而張小敬就沒有這麽仙,相反,已經是“接地氣”的極端了。剛出場時鬍子拉碴、頭髮油膩打結,簡直是對顏狗的強勢勸退。

乍看起來,張小敬不僅外表狂野,身上還有不少“刺”,不像能和李必好好合作的樣子。他對朝廷充滿怨懟,行事不講任何講規矩章法,是原作者馬伯庸口中“髒兮兮、混不吝的老兵”。

而張小敬的才能智謀,也在這場初會中現出端倪。在不知身在何處的情況下,就能知道眼前的少年姓李,洞察力之敏銳可見一斑。

摸爬滾打的小人物,卻也有自己的堅守。雖不熱愛朝廷,但卻心懷百姓。所以,當李必對張小敬說,再做一天不良帥,便再守護一天長安時,他同意了。

相信你和芭姐一樣,看了張小敬之後的表現,就明白為何李必獨獨選了他來做自己的搭檔。

十年西域兵,讓他在風霜中受盡錘煉;九年長安帥,讓他對這座城市和百姓的生活有著深刻了解,刑偵查案信手拈來。更重要的是,看似“野路子”的張小敬,家國情懷簡直是融在骨血裡。

激燃熱血的長安跑酷,拳拳到肉的舍命搏擊,背負著亡國壓力的張小敬,一路上經歷敵人和自己人的打壓,同時也毫不含糊地凶猛回擊。

然而這麽個糙漢子,卻是粗中有細。看似沒心沒肺地大快朵頤,實際上卻是在觀察四周,尋找線索。

而且,隨著劇情的發展,張小敬身上的俠義精神和善良真誠也越來越凸顯。

當兵奴奉何執正的命令革去張小敬的官職時,張小敬還不顧自身安危,提醒姚汝能一定要拿到懷遠坊眾人的名錄,這是怎樣一種責任感啊。

最令芭姐難忘的,是第六集。

小乙豁出性命,感人至深;而張小敬為大局出賣暗樁、失去不良人的尊崇,這樣艱難決策的背後,是一個不良將的頂天立地。

天才少年李必,在這十二時辰中賭上了錦繡前程和自身安危。

而出場即為死囚的張小敬,本再無世俗的身外之物。他捨棄的敬愛與認同,是他前半生僅剩的最珍貴的東西了。

最後更是為保小乙全屍不惜斷指,讓我們看到他的殺伐決斷,義薄雲天。

至情至性的張小敬,在感情線上更是堪稱可愛,他與檀棋的火花,撩到芭姐花枝亂顫——

對其他姑娘關心但保持距離,即使抱在懷裡,也是目不斜視,讓人都快信了這位五尊閻羅是柳下惠轉世。

然鵝一見檀棋就開啟調戲模式。有點無賴地試探:“這麽生氣乾嗎呀,你相中我了?”“你心裡是不是真喜歡我呀?”

當然,張都尉拒絕承認自己是“登徒子”

也許,這是因為他在茫茫人海中一眼發現她的獨特,“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像你一樣的姑娘。”

如果這都不算愛......默默塞了一嘴狗糧的芭姐忍不住感歎,真的好甜啊!

等等,這些情節都是發生在一天之內的,也就是說,生命最後一天遇到心愛的人......這糖裡好像有玻璃渣?!

時間還在一分一秒地流逝,螢幕上的“長安保衛戰”也越來越扣人心弦。芭姐總是隨著劇情,為兩位長安守護者擊節讚歎。

如果說李必是飄逸高潔的清風朗月,那麽張小敬則是狠辣強悍的燎原野火。他們一靜一動、一文一武、一朝一野,截然不同;但他們堅定的家國情懷又如出一轍。

從他們身上,我們看到了古往今來“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,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”的仁人志士的影子。

芭姐相信,正義的事業,以及為了守護人民而戰的人,絕不會被辜負。

雷佳音的24小時

戲裡,不良將張小敬的一天可謂驚心動魄。

戲外,演員雷佳音為此付出了180多個黑白顛倒的十二時辰。

“真沒乾過這麽累的戲,我扛不住了。”據雷佳音透露,拍攝期間他每輪開工收工的時間是20小時,拍完12小時後,“只能歇8小時,再去B組拍12小時。”

隨著戲裡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地過去,化妝師加在雷佳音身上的傷痕也越來越多。身上的戲服更是隨著角色的搏殺掛了不少彩。

據統計,劇組給雷佳音做了16套一模一樣的戲服,因為在拍攝過程中,它們都逃不過被打壞的命運,變成襤褸的“血衣”。

而雷佳音自己,先後去了四家不同的醫院,治療挫傷、摔傷,甚至還累出了骨質增生。他時常分不清自己是雷佳音還是張小敬,一遍遍對自己默念張小敬對李必說的話:

“人是你選的,路是我挑的,我們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。”

好不容易扛過了艱苦的拍攝期,在配合BAZZAR進行“十二時辰”主題拍攝時,雷佳音又吃了不少苦。

取景地達特穆爾國家公園距離倫敦有整整4小時的車程,迷霧氤氳、層巒疊嶂,是“眼睛的天堂”。

以古風攝影見長的知名攝影師孫郡,本極少拍雜誌。這一次,他準備在異國的美景中展現孤單遊俠張小敬的雙面魅力。

不過,拍攝當日氣溫極低,寒風瑟瑟。雷佳音剛從澳洲片場趕赴英國,便馬不停蹄地趕往拍攝地,而因為路況複雜,載著道具、服裝和編輯團隊的車竟然迷路了,害得雷佳音在寒風中苦等了一個小時。

經過一整天的艱苦拍攝,我們終於和雷佳音一起,完成了這組驚豔的照片。

片中,雷佳音時而倚在虯曲的古樹上瞭望遠方,舉手投足盡顯灑脫不羈。

時而在迷霧中,背靠粗糲的花崗岩昂首佇立,詮釋著看盡千帆的睿智。

時而帶著戰馬穿梭於古舊的城巷,儼然一位歷經滄桑但卻內心平靜的戰士。

流水潺潺的石橋上,雷佳音撐起傘,隨性中又透著令人嚮往的哲思。

在孫郡的鏡頭下,雷佳音與張小敬的身影相互重疊。只要他站在那裡,就是那個力挽狂瀾的忍者、孤注一擲的遊俠。長安張小敬,非他莫屬。

“演完《長安十二時辰》,我把自己都掏空了。”回憶這部戲的拍攝過程時,雷佳音這樣告訴芭姐。

或許,正是因為這樣傾其所有的投入,才讓張小敬這個角色立了起來,成為我們心心念念的五尊閻羅。

芭姐忍不住想起之前的訪談中,雷佳音對自己演藝生涯的認識:

“我是真的想有自己的生活,然後去演一個角色,把自己完全地百分之百投入進去,幻化成另外一個人,我在努力那麽做。”

從《長安十二時辰》這份答卷來看,他做到了。

更多文章

“一條大河波浪寬”,原來出自這部電影!